老赵聊二郎神角色之金头奴系列3:同为蓬头的武松、刘海与和合二仙

东森IT信息网 2023-03-20 电脑设置问题 13 ℃
正文

假设黄头奴子是在说未成年少年,而不涉种族特征,那么也有黄头奴子,金头奴的一些近义词同义词可以参照截歌

平头奴子

比如唐宋诗歌中常见的所谓平头奴子截歌。南北朝萧衍《莫愁歌》诗有云:"珊瑚挂镜烂生光,平头奴子提履箱"。唐代李咸用 《远公亭牡丹》诗云:“潺潺緑醴当风倾,平头奴子啾银笙。”唐代韩翃《别汜水县尉》诗云:"奴子平头骏马肥,少年白皙登王畿"。宋代晁说之《和资道山路见菊杂言》云:“君今渐作富贵家,平头奴子红腰束”。宋代晁公溯《过陈行之饮》云:“一杯已尽催进酒,平头奴子皆传声”。在这些诗歌描写中,平头奴子就是一个主人的伴当随从,而所谓的平头奴子,就是说这些随从童仆,都是没有身份,不加冠帽的普通人。所以我们也有平头百姓一词。所以,平头奴子是强调的身份,而不是外貌,乃至不是年纪,因为平头奴子既可能是小奴子,也可能是老奴。但是由于一般人出门带的都是小厮小奴,带个老仆不大时髦,所以平头奴子在几率上多为小仆而已。

蓬头奴子

平头奴子不涉及外貌,而描写外貌的名词,还有蓬头奴子一说,唐代胡令能著名的《小儿垂钓》中所咏叹的“蓬头稚子学垂纶, 侧坐莓苔草映身截歌。路人借问遥招手, 怕得鱼惊不应人”。这里的蓬头稚子,就是说的未成年的小孩,头发乱蓬蓬,十分天真烂漫。头发乱蓬蓬,固然有小孩子不事修饰的一面,但是更主要的是年纪小,不及冠礼,所以头发不用结束,呈自然散乱的状态。这种天然天真的状态,也普遍见于崇尚天真的修道人群之中,或丫髻,或蓬头,皆如稚子娃娃一般。

宋代沈端节《念奴娇·重阳恁好》中有云:“重阳恁好,正秋清天色,水容如泻截歌。野阔风高香雾满,采菊无人同把,堪笑渊明,蓬头曳杖,吟赏东篱下。孤风远韵,至今犹作佳话”。诗中描写陶渊明“蓬头曳杖,吟赏东篱下”,就是一幅归隐山林,自然散漫的返真状态。所以,蓬头固然是不束冠帽的状态,但是也不仅限于未成年童子。清代沈凤起《谐铎》中有“酒戒”一篇,其中描述了一个蓬头奴,竟然自称是纯阳子吕洞宾座下的柳仙,前来点化对方,可见作为仙家,蓬头也非常合适:

邓翁,失其名,卖浆邯郸市上截歌。一日薄暮,有蓬头奴持葫芦向翁取酒。翁凝视之。曰:“近托芳邻,汝不识耶?” 翁置不问。月余,更不复来。后遇之卢生祠下,强邀入肆,道其契阔,并取瓮头梨花春酌之。蓬头奴急起捉臂笑曰:“君勿再误我。实相告:予纯阳子座下柳仙也。曩随主人岳阳时,见其三度醉,喉间辄作痒。主人吝,不予涓滴,是以日就酤,一消渴吻,会主人赴芙蓉城洗花宴,命予守药炉。苦岑寂,倾葫芦中宿酿而饮,大醉,酣卧炉恻。主人归,责予失守。予以醉辞,主人怒。

苏轼在《和陶西田获早稻》中有云:“蓬头三獠奴,谁谓愿且端截歌。晨兴洒扫罢,饱食不自安。愿治此圃畦,少资主游观。昼功不自觉,夜气乃潜还”。所谓獠奴,旧指作为家奴的僚人。杜甫《示獠奴阿段》诗 宋黄鹤题注写得明白:“獠奴,公之隶人,以 夔州獠种为家僮耳。”亦由此泛指家仆。獠奴一词,也应有面目可憎的含义。

作为奴仆截歌,蓬头不免也有不尊贵,不体面的下人含义,《喻世明言》第二十卷“陈从善梅岭失浑家”中,新任广东南雄沙角镇巡检司巡检陈辛的妻子张如春被妖怪申阳公掳掠而去,意图奸淫,但是妇人抵死不从,书中说:

申公大怒而言:“这个贱人,如此无礼!本待将铜锤打死,为他花容无比,不忍下手,可奈他执意不从截歌。”交付牡丹娘子:“你管押着他,将这贱人剪发齐眉,蓬头赤脚,罚去山头挑水,浇灌花木,一日与他三顿淡饭。”牡丹依言,将张如春剪发齐眉,赤了双脚,把一副水桶与他。如春自思:欲投岩涧中而死,万一天可怜见,苦尽甘来,还有再见丈夫之日。不免含泪而挑水。

展开全文

可见,妖精将为了惩罚张如春,而将她剪发齐眉,赤了双脚,就是将她的身份从可能的尊贵的养尊处优的大奶奶,一下子降落为粗服低贱、干粗活,三顿淡饭的丫鬟,由此逼迫她就范,所以,剪发齐眉,赤了双脚就是奴婢的打扮,所以才有所谓的“赤脚婢”、“蓬头婢”的说法截歌

老赵聊二郎神角色之金头奴系列3:同为蓬头的武松、刘海与和合二仙

赤峰阿鲁科尔沁旗宝山村辽墓壁画中的女蓬头奴子

蓬头剪发齐眉,不仅是丫鬟奴仆的打扮,也是头陀的装扮,所以,武松才能假扮头陀,而武松的发型,也和仙家的和合二仙,和各类主人的蓬头随从伴当一样,所以头陀、奴仆、童子的发型才会如此相似截歌

陈老莲所绘水浒叶子中武松的头陀打扮

老赵聊二郎神角色之金头奴系列3:同为蓬头的武松、刘海与和合二仙

老赵聊二郎神角色之金头奴系列3:同为蓬头的武松、刘海与和合二仙

北宋张激《白莲社图卷》 纸本水墨 30.2cmx593.1cm 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老赵聊二郎神角色之金头奴系列3:同为蓬头的武松、刘海与和合二仙

西夏东千佛洞第2窟《玄奘取经图》中头陀打扮的孙悟空

巧了截歌。在孤本元明杂剧《二郎神锁齐天大圣》中的有关奴厮儿的穿关(所谓的穿关,是指元明杂剧所附的有关每折登场人物穿戴衣服、帽鞋及髭髯式样的说明)资料中,有一段有趣的注解:

奴厮儿:黄发头陀截歌,茶褐直身,绦儿,弹弓

可见,在元明杂剧作者的眼中,奴厮儿角色的出场打扮与角色外貌服饰特征,就是一头黄发,而且发型如头陀一样蓬松,所以,我们可以知道,二郎故事中的金头奴的发型,从颜色上是金头,黄毛,从外形上是蓬头,从身份上是平头截歌

老赵聊二郎神角色之金头奴系列3:同为蓬头的武松、刘海与和合二仙

老赵聊二郎神角色之金头奴系列3:同为蓬头的武松、刘海与和合二仙

明代尤求《和合二仙》图

老赵聊二郎神角色之金头奴系列3:同为蓬头的武松、刘海与和合二仙

那么截歌,大家比较熟悉的寒山拾得和合二仙,为什么也是头发乱蓬蓬的样子呢?在上图元代画家因陀罗所画的《寒山拾得图》中,画面左边的题赞赫然写着:

寒山拾得两头陀,或赋新诗或唱歌截歌。试问丰干何处去,无言无语笑呵呵。

可见,和合二仙与蓬头小厮发型一致,与孙悟空武松一样,与奴厮儿一致,就是因为他们都是头陀打扮截歌。在下图清代武强年画的五路财神中,和合二仙的打扮,就与武松、沙和尚完全一样了,就是因为在作者的理解中,他们是头陀。

老赵聊二郎神角色之金头奴系列3:同为蓬头的武松、刘海与和合二仙

清代武强年画的五路财神 花脚大仙拍摄

老赵聊二郎神角色之金头奴系列3:同为蓬头的武松、刘海与和合二仙

老赵聊二郎神角色之金头奴系列3:同为蓬头的武松、刘海与和合二仙

清代 和合二仙大中堂 中创文保

从上图的二童发型看,有点类似髡发了,怕不是主人要如同白居易一样喊他一声“秃头奴子”也未可知截歌

老赵聊二郎神角色之金头奴系列3:同为蓬头的武松、刘海与和合二仙

老赵聊二郎神角色之金头奴系列3:同为蓬头的武松、刘海与和合二仙

在上述元代佚名《寒山拾得像》中,我们可以知道,既然寒山拾得都是头陀,所以呈现蓬头样,而蓬头头陀的发型可以有两类,一类是左边的俗称马桶头样式,一类是右边的双螺,类似丫髻状截歌。关于这种区分,请继续看下列和合图。也是一个双螺丫髻,一个自然蓬头。记住这个点,在下面有药效。因为这反映了小厮的基本发型类别。

老赵聊二郎神角色之金头奴系列3:同为蓬头的武松、刘海与和合二仙

宋末元初 颜辉 寒山拾得图 日本东京博物馆藏

老赵聊二郎神角色之金头奴系列3:同为蓬头的武松、刘海与和合二仙

清代 桃花坞年画《岁朝图》中的和合二仙 花脚大仙拍摄

老赵聊二郎神角色之金头奴系列3:同为蓬头的武松、刘海与和合二仙

老赵聊二郎神角色之金头奴系列3:同为蓬头的武松、刘海与和合二仙

明代商喜 《四仙拱寿》

老赵聊二郎神角色之金头奴系列3:同为蓬头的武松、刘海与和合二仙

合和二仙红绿彩 网络资料

老赵聊二郎神角色之金头奴系列3:同为蓬头的武松、刘海与和合二仙

老赵聊二郎神角色之金头奴系列3:同为蓬头的武松、刘海与和合二仙

泉水阁藏品

老赵聊二郎神角色之金头奴系列3:同为蓬头的武松、刘海与和合二仙

老赵聊二郎神角色之金头奴系列3:同为蓬头的武松、刘海与和合二仙

辽代和合铜人 老赵藏品

从上述图像要素特征我们可以明白,和合二仙的发型,很多时候就是一个蓬头,一个髻头截歌。从寒山拾得的头陀发型,我们也可以理解,刘海的发型,其实也是头陀打扮,因为他也是仙童。所谓的刘海,最后也成了头陀打扮中前额剪断头发的一种描述术语。也成了我们一种前额下垂头发的名词。

胡坚供图

老赵聊二郎神角色之金头奴系列3:同为蓬头的武松、刘海与和合二仙

老赵聊二郎神角色之金头奴系列3:同为蓬头的武松、刘海与和合二仙

胡坚供图

老赵聊二郎神角色之金头奴系列3:同为蓬头的武松、刘海与和合二仙

老赵聊二郎神角色之金头奴系列3:同为蓬头的武松、刘海与和合二仙

胡坚供图

老赵聊二郎神角色之金头奴系列3:同为蓬头的武松、刘海与和合二仙

老赵聊二郎神角色之金头奴系列3:同为蓬头的武松、刘海与和合二仙

老赵聊二郎神角色之金头奴系列3:同为蓬头的武松、刘海与和合二仙

清代刘海花钱 网络资料

老赵聊二郎神角色之金头奴系列3:同为蓬头的武松、刘海与和合二仙

网络资料

老赵聊二郎神角色之金头奴系列3:同为蓬头的武松、刘海与和合二仙

网络资料

老赵聊二郎神角色之金头奴系列3:同为蓬头的武松、刘海与和合二仙

明代 刘海铜造像 北郊堂资料

扯远了,言归正传截歌。回到二郎。

清代杨潮观所著《灌口二郎初显圣》简名《二郎神》,总目作“李郎法服猪婆龙”截歌。内容大致为李二郎趁老爹李冰外出修筑都江堰不在家,出府打猎玩耍。撞上了老爹大战孽龙,于是降伏了孽龙,顺带救了老爹一命。其中描述道:

(二郎神领侍从上)天产奇男续禹功,走马一道烟,吹剑一口气,游戏到人间,诸神且回避,吾乃蜀太守之子李二郎是也,只因这厢江水泛涨,伤害居民,俺爹临江率众,开凿离堆,急切不能回府,俺镇日在书房,看书纳闷,趁此带了奴婢们,架鹰牵犬偷出府下,唤同了郭伸直健两将军,一径到山前,打围玩耍,不一时,打了无数山禽野兽,小的们,你看山坡平敞,可就此席地班荆,割鲜野响,洒落他一回者,(看风吹草动,飞走潜从,调虎离山,呼猿出洞,鹰犬一时齐从,把四面江山,只布个小围场,周遭收拢,纵得禽堆放丘拢,欢笑煞鼎烹龙凤,流星弹,宝雕弓,雨血风毛,地动山摇截歌。)就此坐下。

(李冰戎装跑上)血染团花旧战袍截歌,几番磨洗不更刀,石人泥 马皆知流汗,要显屠龙手段高,我蜀太守李冰,与业龙战败,几乎一命难逃,如今天并无一路救兵,如何是好,(龙婆龙子赶李冰饶场下)

(小旦挟弹两将随上)闪江天迷昏晓,阴风起平地波涛,是什么常鳞凡介都来到,则索的把冤来报截歌。两将可前去挡住他,俺且闪在一边等着他者。(两将得令下)(鹰犬绕场下)

(二郎)只见那闪尸尸雷电交,半空中张牙露爪,他害生灵须不是两遍三遭,又听得怒腾腾风雨号,俺这里摇旗放炮,泼泥鳅只欠他万剐千万,可怪那风雷丁甲无分晓,反助着下劣修罗气势高,困住贤豪截歌。(业龙母子李冰又厮杀上,二郎截杀放弹纵鹰犬,业龙伤败,两将擒缚介)

(二郎)且喜业龙拿住截歌,手下,可押到营盘听令,(众应下)

由此可见,在本剧中,明确标明,二郎神手下分两种人,一种是伺候自己的奴婢,一种是服从管理的属下,两者都是宽泛的侍从,而他的奴婢年纪很小,所以脚色是小旦截歌。而这个奴婢,大致也就是黄头奴了。因为他是挟弹的小旦,可见,黄头奴在这种语境中大致就是少年小厮的所指。

二郎神的下属,分成了内外两个系统,这也是现实社会的反映,你看,皇上有内官外官之分,外官是朝廷,内官则是宫中,官员也有体制内的下属与贴身长随奴仆两类,前者是朝廷俸禄,后者是私下豢养,比如明清的师爷,都是官员自己出的钱截歌

拿朝廷俸禄的,听朝廷的话,拿你个人工资的,唯你是从,所以,从这个意义上,二郎神手下的郭压直与金头奴,谁更体己,一目了然截歌。怪不得约与《西游记》同时的《二郎宝卷:心猿不动品第十一》记述云:出门先收各牙洽,黄毛童子护吾身了。以前商鞅通过景监的门路去结识秦孝公,一直被文化人诟病,就是因为景监是内官。当然现在有学者研究表明,秦国的时候,连客卿的工资也是秦王内府出的钱,所以也算是王的干部,而不是国的干部。这里就不展开了。

本文TAG:

标签列表
最新文章
最热文章
东森IT信息网